不忧天的杞子

懒癌晚期,现象一摸键盘就犯困,大概坑了

【狗崽】 非寮二三事 04

前要:崽终于觉醒了。
本章姑姑吐槽担当,有跳妹爱心梗,传记狐跳。妖刀姬阻挡了我的非酋之路_(:з」∠)_已经穷的养不起ssr了

“啊啊啊啊!!!姑姑!!”翌日清晨,住在狐崽附近的的式神都被狐崽的尖叫声给吵醒了,离狐崽房间最近的姑或鸟很快就赶到了现场。
狐崽房间的空地上,用朱砂画的不规则框形里面的是一片鬼画符,赤红的颜色在房间里显得格外的惊悚。纵使是见过不少大世面的姑姑也吓了一跳。仔细辨认下,才能看清这是一个法阵。
“崽子莫怕,这是觉醒用的法阵。”姑姑摸了摸狐崽的头,后知后觉的捏着狐崽的脸转向自己。
“哎呀呀,崽子觉醒啦!”
“真的。”兴奋的竖起耳朵,狐崽急忙的跑到镜子前,端详这自己的样貌。
哎呀呀,小生真好看。狐崽站起来,抬手一打开扇子。优雅的扇了扇,摆了个动作。
“姑姑,小生帅吗?”末了,摇了摇自己的尾巴。
“好看,寮里的姑娘不知道又有多少要栽在你手里了。”
“嘿嘿。对了,姑姑你知道小生的面具去了哪里吗?”狐崽很开心的晃了晃尾巴。
一阵风从门外刮了进来,大天狗缓缓的从远处飞来,在狐崽的门口落下。
“怎么了?”
“哈哈哈,狗子,怎么样?觉醒之后的小生可是很强的哦。”狐崽得意的向大天狗炫耀,完全忘记了昨天的事情。
“恩,阿爸给你的新衣服。”大天狗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妖狐。
“阿爸……给我买的?”
“恩。”
狐崽有些感动的接过衣服,转身回去换了衣服。
狐崽换衣服的期间,姑姑忍不住问:“狗子,这阵是你画的吗?”
“恩。”
“你有空的时候去找晴明看看怎么去掉吧,睡在这样的房间感觉每天都会被吓一跳啊。”
“……”
“小生换好了。”狐崽得意的摇着扇子走了出来。
火红的外衣衬托出了成熟的气质,鞋里面加了增高垫,让狐崽看上去成熟高挑了不少。
“好看。”狗子简短的评价道,姑姑也认同的点点头。
不过最后姑或鸟还是忍不住吐槽道。
“好像婚服啊……”
狐崽看了看,转身回到内间换回了原来的衣服。“这样子行动方便一点,小生去结界找小姐姐了。再见~”还没来得及走出寮就被大天狗拎上天了。
“狗子,你要干嘛?放小生下去!”
“打御魂。”
……
自从觉醒之后,狐崽发现大天狗又像小时候那样粘着他了,天天拉着他飞去打大蛇,打麒麟,打章鱼……虽然力量也不断提升,可是他真的好想回到以前天天在寮里陪女孩们聊天的日子啊。
狐崽欲哭无泪,最糟糕的晴明以培养搭档默契为由把他的房间换到了大天狗的旁边,那个远离庭院的地方,除了偶尔自己房门外出现几支樱花有点小惊喜外,真是清净的不行。
“好无聊啊。”偶然得空的狐崽躺在门廊看着外面的那潭湖水,除了几支竹子什么都没有。和有椒图有四季不败桃花,樱花的那个庭院是截然两种不同的环境,搞不懂狗子为什么会喜欢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
正当狐崽一脸冷漠的看着那潭湖水时,断断续续的笛声从隔壁传来,狐崽悄悄的爬到墙边往隔壁望。是大天狗和博雅在交流吹笛的心得,晴明则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听着。
细细一听,吹的是春江花月夜,笛声清亮婉转。让狐崽都不由得凝神静听。一曲毕,狐崽才晃着尾巴走进去。
“玩也不带我一起,笛子给我,我也来一首。”接过大天狗的笛子,狐崽想了想。
刚刚博雅和大天狗吹的是比较轻快的曲子,自己也得找一首差不多的才行。可是平时为了迎着女孩子们的喜好,自己会的多是一些悲戚哀愁的曲子。最后,狐崽决定吹以前晴明教他的一首曲子。
欢乐跳跃的笛声开始在房间里响起,
听到曲子,晴明忍不住跟着节奏唱了起来:“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大天狗&博雅:“……”
然后狐崽就被赶了出来。
为什么被赶出来的只有我啊?狐崽有些不满的想到。
“妖狐大人,有你的信。”远处一只小纸片人跑向妖狐,显然已经找了妖狐一段时间了。
“想不到妖狐大人住到了这么远的地方。”纸片人将信件递给了妖狐。
“这边灵气重好修炼嘛~”拆开信封,是以前鲤鱼池那边的那只妖狐寄来的信,大致内容大概是自己已经拿下了命定之人,正在努力搞定大舅子和二舅子的过程中 ,来封信问候一下狐崽,有没有找到帮他揭开面具的命定之人之类了。
狐崽摸了摸自己的脸。
话说自小生的面具到底去哪了?算了,还是去庭院找女孩们吧。
我来了,小生的命定之人~
狐崽回到了主力部队后,狗子似乎和大家配合的越来越好,偶尔出现一些小争论也会很快就协商好。除了今天的斗技结束后,整个队伍的气氛十分紧张。
今天出去斗技的大家围在了一起。沉默了一小会,晴明头疼地总结道:“今天大家的配合不太好啊,座敷今天用妖术的次数有点少,鬼火跟不上啊。”
座敷童子有些委屈的低下头,妖狐不满的说:“座敷卖血回火也没用啊,御魂效果都没了,还老是被抢火。”
“速度慢,血还薄那么快下场,为什么要让火?”大天狗淡淡地说。
今天第一次参加战斗的雨女委屈的低下头,一副快要哭的样子。
妖狐略带不满地说:“今天就是因为你才会失败的好吗?本来就要上八段了,看不到对面般若抵消御魂效果吗?你抽什么风抢火,听一下阿爸的指挥不行吗?”
“我就算抢火也比一些战斗都不认真的人好吧?”大天狗抬头看着妖狐,那双冰蓝的眼睛越发冷漠,散出的威压让低级比较低的式神都不适地皱眉。
“咳咳。你们先出去吧。”晴明示意其他式神先出去,只留下了大天狗和妖狐。
“我不是说过你们两个在输出上很重要要多多磨合,不要老是吵架,还有狐崽给你对面的跳妹递爱心干嘛?你要她当你的命定之人吗?”
“小生也是今天才知道还可以这样的嘛,而且对面的跳跳妹妹那么可爱递几个爱心怎么了?而且式神传记里的妖狐的命定之人不就跳跳妹妹吗?”妖狐有点不满的说。
“阿爸,我累了。”大天狗站起身,就这么走了。
“有病!”大天狗走了之后妖狐忍不住骂道。
“明天我让狗子去隔壁寮里呆一会,你们两个都冷静一下。”晴明头疼地扶额。
当天晚上,大天狗在院子里吹笛子吹的很晚。妖狐动了动耳朵,把脑袋埋进背子里。
“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

下午一更完结,弱弱问一句:晚上开夜车会被吞吗?我是发文字还是图片还是链接好( •̀∀•́ )?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