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忧天的杞子

懒癌晚期,现象一摸键盘就犯困,大概坑了

【狗崽】 非寮二三事03

前要:“嗯嗯,小生知道了,快洗澡。”狐崽将水糊到了天狗的脸上,视线突然变得模糊的豆丁天狗错过了狐崽脸上那抹被面具挡住的红晕。
可恶,果然对美丽的事物小生一如既往的缺乏抵抗力阿。

(本章略微打斗,微-博晴)
    大天狗长得非常的快,狐崽带了半个多月大天狗就已经比他高了一截,原来雌雄难辨的面容显露出几分英气。也不再像以前那样黏着抱着狐崽的尾巴跟着出去打怪,渐渐的有了一些大妖怪的风范。
特别是在大天狗和狐崽私下切磋赢了几次之后,大天狗算是很少黏狐崽,后来背还跟晴明说队里一个输出就够了,没必要浪费鬼火。
當然这些狐崽是不知道的,他只觉得对于对方长大了就不怎么理他这件事有点火大,怎么说他也是自己一把达摩一把狗粮喂大的,尾巴也被他揪了不少毛下来。现在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态度真是想突他几下。
  不过现在的狐崽也乐得逍遥自在,保持着少年的形态,天天在寮里撩妹。
  后来觉醒后的姑姑取代了他成为了寮里的第一主力,清闲的崽看着周围一只一只慢慢觉醒的伙伴,才想起自己已经保持这副姿态很久了,说不定自己找不到命定之人很大的原因在于自己还是个未成年。
于是狐崽开始盘算起觉醒的事情。
跟晴明商量后,狐崽很主动的捞下了打材料的活。天天早出晚归的往外跑去打材料,就这么打了一个多月,可是狐崽一直都没等到晴明的传召。
    这一个多月以来,很多式神们能力都提高了。
姑姑升到了六星,五星的大天狗也成长成了如同妖怪绘卷里描述的大妖怪,虽然还没觉醒,但能力已经是不容小觑。寮里的有些妖怪看见他时,还会恭敬地叫上一声大人。而在寮里呆的最长时间的狐崽却还保持在五星不上不下的水平。
    狐崽也不太在意这些,还是觉醒比较重要。
    再一次把材料交给小纸片人后,狐崽又开始了乖乖等待晴明传召的日程。
这一次,狐崽没有去庭院里找小姐姐玩,从太阳高挂一直等到日暮的狐崽,起身往晴明的房间走去。
看着已经变得有些陌生的小道,狐崽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找过晴明了。然而快要走到晴明房间的狐崽突然停下了脚步。耳朵动了动,晴明的房间里,似乎与往日有些不同。
“喂,你…轻点…嗯。”
“疼吗?谁叫你没事跟隔壁欧寮的打架,打不赢还一身伤。”
“嗯……喂,你别乱摸!”
很明显是博雅和晴明的声音。哎呀呀,想不到平时一脸禁欲的阿爸也有这样的雅兴,妖狐摇了摇扇子正欲起步离开,却又因为他们的交谈停下了。
“晴明,我刚刚看到纸片人好像送材料过来了。要怎么分配?也差不多要给崽觉醒了吧。”
“嗯…狗子昨天过来找我了,让我先给他觉醒。他说狐崽觉醒了除了继续在寮里撩小姐姐就没什么用。而且他觉醒以后,姑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明天我和寮友约好了打魂八,大天狗强一点的话把握会更大。”
“那狐崽呢?他会生气吧?”
“崽崽现在在寮里没什么事做,晚点觉醒也没什么吧。要不是昨天小纸片人把材料拿给我,我都要快要忘了他了。”
狐崽揉了揉耳朵,轻手轻脚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博雅狠狠地往晴明伤口一按,“你就作吧,小心哪天你家崽就不要你了。”
“嗷!你干什么?痛死了,我就随口说说。狐崽的觉醒材料大天狗早就准备好了。”
次日,狐崽是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拉开门,看到的是两只觉醒的妖,正被大家围观着。
觉醒的是鬼使白和大天狗,鬼使白还换上了新衣服。被一群女孩子围在中间讨论着鬼使黑回来以后会是什么表情。
    真好啊,等到小生觉醒的时候肯定会有更多女孩子围着我吧,妖狐单手撑起自己的身子往外面探。
    另一边的大天狗带上了狰狞的面具,那张清冷俊秀的脸被遮住了,在面具的衬托下,俨然是一副大妖怪的做派,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势。也只有寮里的主力部队敢围着它聊天开玩笑了。
“狗子,你的面具好丑啊。”狐崽对着门外喊。
听到妖狐的声音,大家纷纷循声望去,妖狐刚刚睡醒,浴衣松松垮垮搭在身上。纵使还是少年模样,白皙的肌肤在半遮半掩下竟是带着几分情色。一些新来不知妖狐的小妖已经羞得红了脸。
“崽子,快把你的衣服穿好,你真是越学越坏了。”姑姑张开翅膀挡着了那几只小妖的视线说到。
大天狗慢慢的走到了狐崽的跟前,把他的衣服拉好,说到:“打一场。”
由于是狐崽带大的,每次升星或者御魂加强后大天狗都会找妖狐比试一场。在妖狐的默认下这也渐渐成了惯例。可是,这一次,狐崽却拒绝了。
“大天狗大人,你跟我这只没觉醒的小妖有什么好切磋的。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本来打不过你。觉醒之后我更是输定了。”狐崽轻轻挥开大天狗的手,笑着说道。
“你也变强了,打一场。”大天狗坚持。
“不要。”
“打一场。”
“……”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狐崽无法看清对方面具下表情,但他明显感觉到了大天狗的威压,有些小妖开始因为威压而瑟瑟发抖。刚刚还热热闹闹的寮瞬间变得安静。
最后,还是妖狐松了口。
“行,不过你要卸下两个针女。”
“好。”
在走往斗场的路上,狐崽问大天狗,他天天挂在嘴边的大义到底是什么。
大天狗没有回答他,只是默默地往斗技场走。
斗场上,大天狗凭着速度的优势扇起了龙卷风,漆黑的羽毛在风中成了锋利的羽刃,直直的往狐崽冲去。
看着眼前威力远比之前巨大的龙卷风,狐崽突然想起了大天狗第一次和自己比试时卷起的小漩涡。
“哈哈哈,你这么小的龙卷是要用来扫地吗?”
“为了大义,吾会变强的。”
“天天都是为了大义,你的大义是什么?”
豆丁天狗认真地想了想,说道:“变强,变强大以后就没有人敢过来砸场子了。”
突然间,狐崽悲哀地觉得大概只有大天狗这样大义的妖怪被宠着真的是正常不过。像自己这样自私又没用的妖怪活该被晴明所遗忘。
打开扇子,妖狐自暴自弃地冲向龙卷风,让在场的妖怪都不由得一惊。寮里允许私下切磋,但晴明也明确的说道不能下重手,一般像和大天狗切磋时都是被刮下台就算输了。然而像妖狐这样直冲过去的还是第一次见,绝对会受伤的。
然而妖狐却像没有注意但龙卷中的羽刃一般,往对面的大天狗冲去。
大天狗明显没有想到对方会这样突然冲过来,在羽刃刮在妖狐身上暴起第一朵血花时,大天狗下意识收住了自己的攻势。
“不许留手!”十几道风刃直直的刮向大天狗,让他被迫从空中下落。而刚刚落地还没来的及站稳,一只手硬生生的把他按到在地上。
妖狐尖利的指甲死死地扣住大天狗的脖子,血顺着细小的伤口缓缓流出。而另一只手却温柔的将大天狗的面具掀下,看着那双充满诧异的双眼,满身血污的妖狐笑着说:“真是个美丽的妖怪啊,很诧异吗?这么没用的妖怪竟然能够打败你。有个事实我还真需要告诉你呢。大天狗大人。”
妖狐微微低下身子,在大天狗的耳边轻轻说道:“没了御魂,你也不过是一个只能突四下的滚筒洗衣机罢了,带着你那该死的大义去死吧。”
放开握住大天狗脖子的手,妖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往斗技场外走,没走两步就直直的倒在了斗场上。

今天有空再更一章。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