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忧天的杞子

懒癌晚期,现象一摸键盘就犯困,大概坑了

【狗崽】非寮二三事 01

扫雷注意:ooc我的锅  起名废
隔壁寮的茨狗 微博晴 
跳妹爱心梗
文笔就这样了,稍微聊聊我家的式神

      这是一个人鬼共存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中,有着一群这么人,连接这阴阳两界,为了维护阴阳的平衡而努力着,而这个故事就在这样一个魑魅魍魉的世界的某个非寮里展开……
      “给我SSR!”这是妖狐来到人界听到的第一句话。虽然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明白,他因眼前的这个男子而出现,作为式神,只要自己还存在于这个世间一刻,那么自己必须忠于眼前的男人。
恩……理论上,是这样的。现实嘛~
“哈哈哈哈,SR,除了雪女以外的sr,哈哈哈,崽,让阿爸么一个。”
      虽然不知道SR又是个什么玩意,在寮里过的风生水起就是崽的终极目标了,凭着有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性格开朗的优势。在寮里有阿爸宠着,漂亮的姐姐天天给自己带吃的。有时被关在寮里看鲤鱼旗也有跳跳妹妹陪自己玩。在大家的24小时贴心宠爱下,狐崽很快就长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
不过因为带着面具,狐崽每次照镜子都在感慨:这么风度翩翩的我,什么时候才能在少年两字之前加个美啊。
终于在狐崽第一百次放下镜子后,
“阿爸,我可以把面具摘下来吗?带着面具他们都叫我二秃子,才不秃。”
“啊,谁说我崽是二突子的!阿爸明天就带你出去探索。然后再阿爸就帮你把面具摘下来。”
第二天,寮里被宠上天的狐崽的第一次出战,阿爸特地为小妖狐准备了一整套的御魂,
“阿爸,这是什么?”
狐崽摆弄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一套小玉佩,很是好看。他记得家里的雪女姐姐,草姐姐和后来来的姑姑都有一套有几颗还闪闪发光的。
“这个是御魂,增强力量用的。今天就看你的了。”
阿爸摸摸妖狐的头,脸色昏沉地往后一倒,说到:“草爹,今天探索去鲤鱼池自由活动吧,看好崽。我要睡一会。”
鲤鱼池是个非常漂亮的地方,平日里狐崽也会来这边郊游,不过除了几只偶尔蹦出来红绿黄的小妖怪以外,也没在这边遇到过什么特别厉害的大妖怪。
“草姐姐,我们过来这边到底要打什么啊。”看着姑姑削飞了第三批小怪时,狐崽耐不住扯了扯莹草的袖子。
“来了。”莹草撩了撩自己的袖子,看着草地上的阵法,一个身影在方法中若隐若现。狐崽似乎看到了一条大尾巴出现在阵法之中,
“哎呀呀,好久不见了莹草妹妹。今日这么好的天气,,要不要和小生一起赏花。”阵法中的妖摇了摇手中的扇子,走出阵法。
是一只妖狐,和带着面具的狐崽不一样,出来的是一只已经把面具摘了下来风度翩翩的妖狐,面容俊秀,眼眸中带着几分风流。这让狐崽对摘下自己的面具有多了几分期待。
“咦?来了只小生没见过的小妖狐,是新来的吗?”
“快要成年,阿爸说带他出来练下手,所以带过来你指导一下。”
“指导指导?这小家伙可不是女孩子,现在的小生可不是一招就趴下的哦。他做好准备了吗?”妖狐拿扇子轻轻拍了拍狐崽的头,嘴角微勾,看了看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小妖狐。
“没事,我看着,来吧!”
莹草晃了晃手里的蒲公英,进去了战斗状态。
“那小生不客气了。狂风刃卷!”
妖狐甩出了两道风刃。锋利的风刃甩在了狐崽的身上,很痛,让狐崽不由得往后退两步,不过还没到要倒的地步。
妖狐收起扇子,抬手,示意狐崽出招。
狐崽凝神,学着对面的招式,喊到:“狂风刃卷!!”
用妖力凝成风刃甩出了出去,看着那一连串的风刃,妖狐根本没想到这个小个子能突那么多下,毫无征兆的给怼趴了。
莹草高兴的揉了揉狐崽毛茸茸的耳朵,说到;不愧是我家的崽,跟外面那些二突子就是不一样,回去要跟阿爸说,让你多出战才对行。”
狐崽得意的摇了摇尾巴,在等着小纸片人搜索完宝物时,被那只妖狐悄悄的拉到一边,说了几句话。
回到寮里,听了战况的阿爸很高兴,立马给狐崽的御魂升了级。后来的战斗中也经常带着狐崽一起出去,很快,妖狐就成为了寮里的单输主力。
而那只鲤鱼池里的妖狐,在跟狐崽一回生二回熟打多几回成了师徒关系。主要是因为妖狐觉得狐崽太乖,老实巴拉被养的愣愣的实在是有丢妖狐风雅有礼的名声,下定决心要把狐崽教好。
“作为一只妖狐,就要有妖狐的样子,天生爱风雅之物是一种,怜香惜玉也是一种。”妖狐折下两支樱花走到池塘边,递给了正在聊天的椒图和鲤鱼精。妖狐的举动赢得女孩子们的好感,没过多久,妖狐就拿着一些珍贵的珍珠折了回来。
“看到了吗?对待女孩子要温柔,不能只会向女孩子撒娇。”妖狐将那几颗珠子串在一起,从身后拿出毛笔和朱砂,开始在珍珠上细细描绘花纹。突然想间些什么,拿过狐崽的折扇,打开,里面一片空白。
“你的折扇没有题画吗?”
“恩……不会。”
妖狐有些头疼的甩了甩扇子。多才多艺,风雅有礼是妖狐一族的特点,可是眼前这只狐崽真的是跟这几个字一点都不沾边,简直是个十足的二愣子。虽然妖狐一族经常被人笑是二突子,可是妖狐不想某一天还要被人多加一个二愣子的称号,这一点都不好笑。
“我教你,记住,你是一只妖狐,要风雅有礼善谈。懂吗?”
狐崽点了点头,看着妖狐那俊朗的容貌,有点好奇妖狐作为一只野生狐什么时候摘下的面具。
被问到这个,妖狐认真的想了想,“大概是……碰到自己命定之人的时候吧。”
“命定之人?”
妖狐点点头,作为一只野生的妖狐,他们不需要靠觉醒提高自己的能力,不过他们自己是无法摘下那面具的,只有遇见自己命中注定之人的时候才能被人所摘下。
狐崽若有所思的动了动耳朵。
“崽,阿爸给你打了觉醒,吃了之后摘下面具你就成年了。”
狐崽看着眼前的一堆材料,狐崽摇了摇头。
“阿爸,小生的面具想等着命定之人摘下。”虽然隔着面具,但晴明还是能想象出面具下那双眼睛的坚持。
“这样啊,好吧。那阿爸先给你升星吧。”
    这是狐崽第一次升星,看着那三只从来没见过的小鬼,可能是因为等级的压制让它们瑟瑟发抖。N级的小妖怪,在平安京里只有受人欺负的份,阴界或许才是适合他们的地方吧。这么想着,狐崽对于吸收他们的力量提升自己这件事坦然的接受了。
    妖怪不像人,对于他们来说,只有足够强大才能保护好自己和珍惜的东西,同类相残,在很多妖怪之中也是常有的事情,对于多数妖怪来说,一些低级的妖怪也是他们的食物。狐崽不过是被宠久了,比较纯良,不过妖的本性还是在的。只要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吞噬妖怪也不过是件平常事。
      妖狐跟着晴明来到了一个阵法中,低声的吟唱中,慢慢阵法亮起微光,狐崽感觉到一股力量流入体内,非常的温暖。等到这种感觉慢慢消退,狐崽睁开眼,那三只式神已经消失不见了。
    升星后的狐崽在能力上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加上寮里的女孩们都宠着他,很多好的东西都优先给他留着,所以出战就算只突两下也给敌方造成很大的伤害。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战斗中,狐崽开始慢慢成长为了寮里的支柱。
    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狐崽接到了鲤鱼池那边的妖狐的信,大概的内容就是要远游以后可能都见不到面了,留一些东西给他做纪念。
    下午,就有人送来了几把折扇和一些勾玉。狐崽把折扇收好,然后把带着勾玉跑到了晴明那。
“阿爸,给我召唤一只命定之人吧!”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