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忧天的杞子

懒癌晚期,现象一摸键盘就犯困,大概坑了

【鬼使黑白】记忆方块1

失忆小黑和小白的故事,大概有点前世今生的感觉。没有存稿,不定期更新,越到考试越浪了_(:з」∠)_

早晨,狗粮大队长鬼使黑扛起自己的镰刀准备开始自己的日常的狗粮之旅时,晴明拿着一个信封一脸兴奋地跑到自己的面前。
“嘿嘿嘿,小黑你看。”
晴明打开信封,从里面拿出了三片式神碎片。
“隔壁的寮友给了三片鬼使白的碎片,终于凑齐了鬼使白的碎片了。”
鬼使黑将镰刀插在地上,接过那三片闪闪发亮的式神碎片,笑着说:“哈哈哈,真不错啊,鬼使的话,以后可以和我一起搭档出战了。”
“这是肯定,为了给你找搭档我可是费尽心机。今天先不要出战了,让姑姑帮忙带一天好了。”
说着,晴明就拉着鬼使黑去画契约书了。
“小黑,碎片,慢慢摆,不要摆错位置了。”
阵法边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晴明念起咒语,为了维持着阵法的持续运转,晴明必须有一个人协助摆布阵法。
看到阵法周围的光芒渐亮,鬼使黑迅速的摆好碎片。阵法中,鬼使白的身影慢慢显现,双目紧合,面容柔和,仿佛出于沉睡之中。
“吾名安倍晴明,以此阵为介,以血为契,召汝于此,为吾所用,护一方百姓。可否?”
鬼使白缓缓的将手伸像晴明,一滴血从晴明的指尖滴落。落在鬼使白的掌心中,慢慢的消失。
如此庄重肃穆的仪式鬼使黑还是一次见,特别是现在的晴明跟往日那个判若两人,让鬼使黑只敢在一旁屏气看着。
鬼使白收回手,身边的光芒渐渐褪去,紧闭的双眼也慢慢睁开。鬼使白开始适应周围的环境,双目往四周探索。
在目光触及鬼使黑的时候,眼中闪现出几分激动和惊喜。
看到对方注意到了自己,鬼使黑张开双手打算给对方一个热情的拥抱:“鬼使白,你好啊。以后我们就是搭档了,还要多多指教阿。”
“你……不记得我?”鬼使白看着鬼使黑,眼中带着迷茫。
然而鬼使黑比他还搞不清楚情况,不过这确实是自己第一次看见鬼使白,于是老实的回答。“那个……呃,虽然我也是式神碎片召唤到这里的,可是我一直生活在寮里。我是第一次见到你。”
听完鬼使黑的话,鬼使白茫然地盯了一会鬼使黑,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并且注意到了鬼使黑一直尴尬张开的双手以及越来越迷茫的眼神。
鬼使白上前回了鬼使黑一个拥抱,用带着稍许愉悦的声音说到:“初来乍到,忍不住开个玩笑,吓到了吗?”
“哈,真是个爱开玩笑的式神啊。”鬼使黑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眼前笑的一脸开心的鬼使白。只有晴明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鬼使白。
“小白,”晴明从口袋里拿出一套御魂递给鬼使白。“这是给你准备的御魂,成为式神以后会有很多和以前生活不一样的地方,又不懂的你问小黑就可以了。”
接过御魂,看了看眼前温润如玉的男人。鬼使白明白:自己的新生活要开始了。
和以前截然不同的生活。

新的生活过得比以前要舒服自在的多,不需要靠着吞噬妖怪来提升自己的能力,不过在有足够的能力之前,鬼使白多数时间都是呆在结界里。
鬼使白喜静的性子,让他就算在只有达摩的结界里也可以安静的坐一天,完全不像寮里某些三天两头就闯祸的式神,这让晴明觉得非常的欣慰。
“小白。”
听到有人叫自己,鬼使白下意识的抬头,一个凉凉的东西贴着自己的嘴唇。还没搞清楚是什么,那块东西已经塞进了自己的口中。栗子的醇厚的香味在自己的口中化开,甜丝丝的。
这是,栗羊羹?
“好吃吗?今天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买羊羹的老奶奶在。天天都是达摩和寿司,偶尔得转一下口味。”鬼使黑把镰刀往地上一放,顺势坐在地上,把羊羹放到鬼使白的面前。
看着鬼使黑就这么席地而坐,鬼使白拿过手边的水壶,兑了了些许冷水。
“手,伸出来洗一下。”虽然鬼使白一边说着,一边拽过鬼使黑的手将茶壶里的水倒在手上。
“手湿哒哒的很难受啊。”收回手,鬼使黑又随意地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假装没有注意到对方跳了跳的眉头。
“每天带着这里不会无聊吗?”鬼使黑问道。除了只会发出呵呵笑的达摩什么都没有,当年鬼使可是在这里呆了两天就呆不下去了。
“还好,晴明大人让我整理账目,过得还是挺充实的。”
“诶,账目?”鬼使黑将地上的本子拿起来随意翻了两页又放了回去,“这么细的账目看着眼晕,亏你还能看下去。小白,明天和我一起出战吧?天天自己带狗粮累死了。”
“我不会拖后腿吧?”虽然在寮里待的这些时间自己的能力提升了不少,可是鬼使白不太能确定自己现在是否有足够的能力。
“你可是我的搭档啊。放心,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不用了,我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鬼使白像以前那样无意识地答道,说完自己就有些后悔了,自己又忘了,这可不是以前的鬼使黑。
鬼使黑无奈的看了鬼使白一眼,一脸落寞地叹了口气,“感觉你总是拒绝我呢?嘤嘤嘤~”
本来鬼使白还想着怎么去跟他道歉,结果听到这家伙在假哭,突然不想理他了。
 鬼使白首次出战的地点是御魂五层,对于刚刚升四星不久的鬼使白来说打五层有点难度。不过晴明给鬼使白的御魂都是五六星满级的暴击速度等御魂,其效果可以相当逆天。小黑一刀下去以后,小白再毒一毒补个刀,基本场上就剩下了boss一只了。
   初战的效果可谓是非常的理想,越来越多的出战机会让鬼使白慢慢地可以独当一面。然而在寮里生活的越久,和鬼使黑相处的越久,鬼使白心中的疑问就越大,可是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鬼使白大人,晴明请你过去。”
今天打完结界回来,日常负责扫地的小纸片人蹦蹦跳跳的跑到鬼使白的身旁,扯了扯鬼使白的衣角。
“又要鬼使白去看账本吗?虽然我们家小白很能干,不过好歹也让他休息一下吧。”鬼使黑单手揽住要往晴明住处走的小白,抗议道。鬼使白无奈的拍了拍鬼使黑的手。
“那你赶紧的,晴明让你干活的话就推掉。”
“来,小白拿着,这套衣服。”打过招呼以后,晴明笑眯眯的将一套衣服递到鬼使白的面前。
“这是?”
“新衣服,狐崽带了觉醒材料回来了,明天可以给你觉醒所以准备了套衣服,这段时间真的辛苦你了。”
不知不觉间,已经在这个寮里呆了那么久了,看着眼前的衣服,鬼使白有些感触。
“谢谢你,晴明大人。”鬼使白站起来,尊敬地向晴明行了个礼。
“不必多礼,其实我更希望你能和其他崽子一样叫我阿爸。”
 
带着重重心事的鬼使白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回了自己的小院,淡淡的酒香飘散在空中。鬼使黑坐在门廊上摆弄着小桌上的几碟点心。
鬼使白走近,桌上放着几碟应季的小菜。炉上煨着酒,走近以后酒香味变得更加的浓烈。是鬼使黑珍藏的大酿吟,冰饮入清冽,温饮醇厚,是妖怪们的最爱。
“今天有什么喜事吗?”平时鬼使黑对这酒宝贝的紧,上次妖狐拿着六星的魍魉之匣才和小黑换到了一小瓶的酒。
“你没有注意今天的樱花开了吗?开的那么好看,不庆祝一下就浪费了。”鬼使黑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坐垫,示意鬼使白坐在他的身边。
在这个院子里住了几个月,鬼使白现在才知道原来院子里的这棵是樱花树。还没到樱花最盛的时候,少数的几簇樱花点缀在枝桠间,倒是别有一番韵味。想不到鬼使黑这样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也会做出这样风雅的举动。
 鬼使黑给鬼使白倒了杯酒,说道:“你来到这个寮里这么久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你庆祝一下。这个院子没有大天狗那边那么漂亮,不过樱花开的时候真的非常的好看,虽然现在赏樱有点早了。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的。”
“谢谢。”
听到这句话,鬼使黑有些苦恼的叹了口气,感觉自己拿鬼使白完全没办法。
“我不是说了吗?你我之前不要太客气了,我们可是搭档啊。”
“如果我们不是搭档的话,你还会这样对我吗?”不知怎的,鬼使白很想这样问鬼使黑,可是自己却一点都不想知道答案,只是轻声喃喃道。
“小白啊,你知道不知道,鬼使的耳朵可是很灵的啊。”鬼使黑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没有什么如果不如果的,你知道吗?自从你来了以后,我的心变得特别的安稳。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是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而且既然成为了搭档,对你好,保护你。不是作为搭档应该做的吗?”

评论

热度(20)